銀河烹飪手冊。

上星和下弦。

这两周大概会有产出……

一个最近在构思的短篇,是虫你,题材不轻松,没话说了!


宇宙士多店。

叫我上星就好了。(第10086个笔名(…
叫程珈漪也可以。

lof@銀河烹飪手冊。

网易云音乐@銀河烹飪手冊 最近在听打雷姐,欢迎给我推歌呀嘻嘻。

一个写故事的二十一流写手,什么都写,有乙女向有rps有cp向。

啥都嗑,杂食无洁癖。

脑洞很多,写出来的就…(虚弱

别叫老师别叫太太,我是菜比100%!

笔力不足,谢谢你们的喜欢,你们的每一个小红心小蓝手都是我的珍宝。

欢迎来找我聊天。求求你们来找我聊天。

本质是个有趣的人。(大概?我自认为噢(…

这个置顶好严肃,可是我本人真的非常随意!来和我交朋友呀!

蜘蛛侠x你 / 银河系漫游指南


*Interstellar Census Bureau星际人口普查局 翻译器翻译的

*题目与原作无关

*私设很多 小虫年下 

*没有想到我最终也按捺不住开始写恋与漫威 而且写得意外地爽

*5000+预警 我好虚弱

1.

夜巡时Peter看见了那个自天边坠落的东西,它像是陨石或是其他什么的,直直地朝地面砸去。

蜘蛛感应尽职尽责地提醒着他,彼时他正处于一幢极高的建筑物上俯瞰整个皇后区。

接收到蜘蛛感应的Peter猛地抬头张望四周,只一眼就让他立刻心跳加速、血管扩张——哇哦,他是撞见了外星人侵略地球吗。

没有迟疑地——蜘蛛侠的反应力总是很快,蜘蛛侠从不迟疑。他发射蛛丝,从城市上空荡过,像一闪而逝的流星。

那个从天而降的外来物体看起来像是个飞行舱,通体是奇妙的金属光泽,Peter觉得那和振金很像——他听Mr.Stark提起过。

既然是飞行舱,应该会有驾驶员吧。Peter这样想道。

而像是为了应证他的猜想一样,飞行舱侧边的门缓缓开启,Peter在瞬间就警惕起来。

“噢,看来紧急迫降时似乎没有惹出什么大乱子。”从飞行舱里走出来的是一个穿着战斗服的女人,你把头盔摘下回身打量了一下自己的飞行舱,转过来时才注意到不远处有人存在,“…噢,嗨!你就是地球人吧!”

你打了招呼后却突然一蹙眉,Peter被你这个细微的动作给惹得更紧张了几分,却听到你小声嘀咕:“咦…?地球人都长得这么红的吗?这和我收到的消息不一样啊……”

“不是的!”你听见对面骤然提高的声音,于是递去一个疑惑的眼神,又听见面前这个地球人结结巴巴地解释,“很、很高兴认识你,我是Spider Man,——这是我的战服。”

你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好的!我是来自ICB(Interstellar Census Bureau星级人口普查局)的人口普查员,很高兴认识你。”

2.

“所以…蜘蛛侠先生,你能告诉我你们星球的统治者是谁吗?”

地球人很友善,这让你松了口气。要知道,你先前去的几个星球都因你的到来而兵戎相对。你先是向他解释了什么是ICB,又向他提出问题。

“统治者?呃,事实上,地球并没有一个统治所有人的统治者。地球上分为很多国家,每个国家都有其领导人……”蜘蛛侠先生不仅友善,而且有耐心。他尽他所能为你详细地解释了一下地球的现状。

“听起来有点复杂。但是起码是一个个有组织的区域整体,相比之前的星球来说还是简单了许多。谢谢你,蜘蛛侠先生。”你感谢蜘蛛侠的帮助,但回想起自己的飞行舱,一时间又犯了难,“另外,我的飞行舱似乎受到了点冲击,可能暂时无法移动…”

蜘蛛侠先生无所不能,他很快就想到了对策。

你看见他掏出一个物体,看上去像是他们星球的通讯器。蜘蛛侠先生点了几下那个通讯器,对着通讯器讲了几句话后,转过来看着你,声音里是独属于少年的活力:“Mr.Stark愿意帮助你,女士!”

好奇怪,明明你对地球人的各个年龄阶段所具有的特征并不那么了解。可是直觉告诉你,这位蜘蛛侠先生,应当是属于青少年时期的。

当钢铁侠从天而降并且在飞行舱上加了几个推动器将它运送至复仇者大厦的时候,你改变了想法——噢,原来这位钢铁侠先生才是无所不能的。

钢铁侠先生也是个友善的人,虽然他一开始穿着战甲对外来的你同样充满警惕,但当他得知你是星际人口普查员的时候,意外地松了口气。

“我似乎在某些场合下听说过ICB。不管怎么样,很高兴你能到地球来,美丽的女士。”钢铁侠先生从战甲里走出来,非常绅士地向你打了个招呼,“你可以叫我Tony Stark。”

“至于你,kid。我不会任用童工到深夜,你现在赶快给我脱掉战服去休息,明白了吗?”Tony对一旁的蜘蛛侠先生说。

蜘蛛侠先生摘掉头套,你终于得以看见他的样子,按照地球人不同年龄段的不同长相来看,确实是一位青少年。

他腼腆地朝你笑着:“你可以叫我Peter,Peter Parker。”

“好的,Peter。谢谢你今天愿意帮我,不然我想我一定要吃尽苦头。”你直直地看进Peter的眼里,然后Peter就好像有点招架不住,他匆匆道了一声晚安就仓皇而逃。

3.

你想你应该感谢地球的运转有序,至少这给你的人口普查工作省去了不少繁琐的工序。

但另一个让你苦恼的事情,就是关于飞行舱的维修。

地球人很聪明,你不否认。眼前这位Tony Stark就是其中一位,他对你的飞行舱的构造有着非常大的兴趣。

但是或许是因为来自其他星球的机械及技术,更何况飞行舱是来自ICB的,——ICB花了不少功夫汇聚了各个星球的优质材料和顶尖技术。Tony和另外一位Banner博士为此而焦头烂额。

最后他们不得不将另一个叫做Wakanda的国度的顶尖科学家Shuri请来研究。

但这些都不需要你一个人口普查员来操心,毕竟你只是开飞行舱的,又不是制造飞行舱的。

在你滞留在地球上的第九天,Peter找到了你。

“嗨,好久不见。”Peter看上去兴冲冲的样子,他一定是鼓足了勇气来的,否则不会这么激动与紧张,总是不停地舔着嘴唇,“那个,我是说,如果你很无聊的话,我可以邀请你去地球的科学馆吗?你可以在那里了解到更多的地球。”

其实你下意识地想要拒绝。因为你的理智和职业操守告诉你,你不应该过多地了解这个星球。

作为一名优秀的星际人口普查员必须要遵守的一点,就是要尽量减少与目标星球除工作外不必要的接触和了解,以免对该星球以及该星球上的产物滋生过分的感情。

但是Peter Parker的存在就好像是对此的挑战。你不知道他犹豫了多久才决定邀请你去了解地球的社会环境,但是你从他向你邀请时亮闪闪的、琥珀色的眼睛里看到了期待与忐忑。

你怎么可能说得出口拒绝呢?更何况,他给予了你那么多帮助,让你顺利地完成你的工作,你没理由拒绝他的邀请。

所以你点了点头。

这是你的选择,你希望你自己不要后悔。

4.

这是你滞留在地球的第十一天,也是约定了和Peter前往科学馆的日子。

这应该称之为约会吗?

你不知道,但你依然认真对待。Tony Stark为你准备了一些地球的服饰,其实大体设计上和你们星球的没有很大的差异。

今天天气非常好,是个适合穿裙子的好天气。你选择了一条格子的连衣裙就赶往科学馆,你不想迟到。

事实上你甚至比Peter还要早到那么一小会儿。你看见他匆匆跑过来,脸上有朝气而张扬的笑意。

他站定在你面前,挠了挠脑袋有点抱歉:“对不起,我迟到了…”

“你没有迟到,是我早了十分钟。观察周围的地球人很有意思,谢谢你给了我这样的机会。”你笑笑,替他打个圆场。

“天哪…你真善良。或许我能有幸请你吃个冰淇淋吗?我猜你会喜欢。”Peter说,你看向他手指的方向,有一个小推车式的贩售摊。

你接受了他的好意,你在刚刚等待Peter的时候就对人们手中拿着的冰淇淋这种食物充满了好奇,在你的星球是没有过类似的食物的。

Peter自作主张为你选好了口味,你也并不介意,只笑眯眯地接过冰淇淋,舔了一口品尝。你感觉到舌尖上有甜蜜的凉意,在这个季节与天气下是最好不过的选择。

冰淇淋真好吃,你在心里默默下定决心,回到自己的星球以后一定要推崇这种食物。

“你觉得味道怎么样?”Peter小心翼翼看你的反应,期待你的评价。

“太好吃了!我真希望我们星球也有这样甜蜜的食物!”甜食讨好了你的味蕾,你因此而笑弯了眼。

Peter觉得这样的笑容一定是有点晃眼,不然他怎么会扭过头去,感觉脸上一阵发烫呢?

科学馆很有意思。

你惊讶于人类对地球的认识之广与深,并且为人类所创造的智慧而赞美。

经过天文区的时候,Peter突然开口:“嗯…或许你愿意给我讲讲你在别的星球的经历吗?”

“当然,这是我的荣幸。”你不推辞,事实上,你经历过不少有趣的事情,随便选一件出来说都足够吸引像Peter这么大的人类孩子的兴趣。

而Peter也的的确确是被你的经历给吸引住了,你太适合讲故事了,他想。

“……最后,我带着他们的人口普查数据和一罐星屑啤酒*离开了他们的星系。”你顿了顿,因为讲述了一个漫长的故事而感到口干舌燥。更别说你回忆起星屑啤酒的滋味后喉咙是怎样一阵发干了的。

“天哪,那该是什么口味的?”Peter喃喃地感叹道。

“那种味道很微妙,我不知道我的描述是否形象…味道非常的清爽,感觉真的好像喝了一口星星。没有啤酒的苦味,反而有一种清甜的味道。”你尽力在脑中回忆星屑啤酒的味道并加以描述。

你感觉你几乎要在Peter眼里看到光了,忍不住笑出声:“别激动,Peter,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地球人未成年是不允许饮酒的吧。”

果不其然,你这句话一说出口,Peter就瘪了瘪嘴,一副委屈的小狗狗的模样。

“我很快就会成年了!还有不到一年!”

“好好,那等你成年那一天我就请你喝星屑啤酒吧。”

“真的吗!”

“真的,不骗你。”

5.

这是你滞留在地球的第十七天。

Tony Stark告诉你飞行舱的维修进度已经完成70%了,你毫不吝啬地对他以及另外两位进行了赞美,他看上去很受用。

但是当你一个人回到临时住所时,又没由来地失落。

好吧,你必须承认,Peter Parker对你的魅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在返程的日子一点点接近时,你第一个想到的是Peter。

Peter还只是一个青少年,如果你这样贸然闯进他的世界里又残忍地抽身离去,你根本做不到问心无愧。

接受他一次次的邀请究竟是不是正确的?你不知道,但和他每一次在一起的时候你总是快乐的。

最重要的是,在这短短十七天的时间里,你感受到了Peter对你的炽热的情感。

这种情感是无法掩盖的,它体现在Peter热烈的眼神里,体现在他故意说出的玩笑话里,体现在他的每一个举动里。

你不想否认他的感情,但你更无法确定的是你自己的态度。

你是一个来自其他星球的,比Peter年长几岁的成年人。你经历的事情、拥有的阅历是远远比他丰富得多的,但你面对感情却也不过是个愣头青。

可是你跳动着的心脏告诉你——每次你见到Peter Parker的时候,我跳得可快啦。

好吧,好吧,我就是栽在Peter Parker这个地球人手里了。

这是你滞留在地球的第二十一天。

飞船舱维修进度95%。

你做出了决定,你觉得你要告诉Peter关于你要离开的消息。

下午的时候你就告诉过他想要和他一起夜巡,他看上去很激动,欣然答应。

现在是晚上十一点,蜘蛛侠跳到你留宿的房间阳台上,敲了敲阳台门。

“你好,不知道蜘蛛侠是否有荣幸能够邀请你去看一下美丽的夜景吗?”他夸张地行了个绅士礼,模样有几分滑稽。

你笑出声,把手搭在他朝你伸来的手上。蜘蛛侠搂住你的腰,在你耳边说了句“抱紧我。”就发射蛛丝,在夜空下、在城市之中穿行。

显然他很熟悉哪儿能看到最好的夜景,只是五分钟的时间他就抱着你荡到一幢建筑物顶端。

Peter松开你,感觉自己与你接触的地方就要烧起来了,他在心里默默向自己的战衣姐姐Karen道歉。

“这真是个不错的地方。”你赞叹道。脚底下就是大大小小的街道纵横交错,千家万户灯火通明。

“嘿,我第一次看到你——你的飞行舱就是在这。”Peter说,他指向一个方向,“就是那儿,你当时就是从那儿掉下去的。”

你只是屈膝坐着听他讲个不停。半晌,他似乎也讲累了,安静下来。你就在这时候轻轻叫他的名字:“Peter。”

红蓝战服的年轻人拽下自己的头套,头发毛茸茸乱糟糟,像是地球上一种叫做“狗”的生物的柔软毛发。

Peter倾听的时候总是很有礼貌,要用那双琥珀色的、叫人直视时无所适从的眼睛看着你,即使不与他对视,也能感受那道赤诚的目光落在你身上。

“什么事?”Peter问你,他心里忽然一紧,没由来地感到紧张。

你的手撑在身后,身子往后仰,看着夜空中几颗星星,努力把语气放得轻快:“我要离开了。”

“……什么?”你听见身侧Peter的声音陡然降了下去,与往常活力明亮的声调大相径庭。

“我说,我得离开了。”你始终看着夜空中的星星,好像能看见你的星球。可事实上你的星球离地球很远,根本无法用肉眼观测到。

“你的飞行舱……Mr.Stark为你修好了?”

“是的。Peter,你知道我来地球不是为了旅游,——事实上我也很想试试银河系旅行。但是我来自别的星球,我来到地球也是为了工作。我是一名星际人口普查员,我得完成我的工作。”你的声音很轻,在空中漂浮又落下,“而现在,我的工作完成了,飞行舱修好了。我要回到ICB汇报我的工作情况。”

“我很遗憾,我不能一直陪伴着你了。”你捏紧手掌,不敢去看他。

“我——我很高兴能够遇见你。也很感谢你这些天来和我的相处,我很开心。”

“你想说的只有这些吗?”Peter突然发问道,声音有些低哑。

“…嗯。”

“那我说吧。我喜欢你。”Peter的一个直球打得你措手不及,你猛地抬头看向他,看见无边夜色里他的脸红得不行,却又固执地一字一句的重复了一遍,“我说,我喜欢你。我想知道你的回答。”

“我想我是喜欢你的,但是我要离开了——这和前往别的地区或国度是不一样的,我是要离开地球的。”你僵直了身子开口。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喜欢你,而你也喜欢我,这就足够了。”你看见Peter的眼神很温柔,他凑近你,压低了声音,“你愿意牵我的手吗?”

6.

你和Peter还是太笨了,明明是两情相悦的事情却拖到快要分离才迟迟实现。

不过还不算太晚,不至于离别之后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

接下来的两天,你和Peter几乎是每一分每一秒都黏在一起,你甚至在心里偷偷希望飞行舱的维修进度慢一点,或是在最后的阶段遇到瓶颈。

可惜天不遂人愿。在你滞留在地球的第二十四天,飞行舱维修完毕。

很快你就在飞行舱内收到了来自ICB的联络,向他们简单报告了一下自己的情况安全,ICB就要求你立刻赶回去。

你向这些天来帮助过你的人认真道谢,感谢他们的善意与好心。

临行的时候,你又穿回了你的战斗服。Tony Stark“善解人意”地为你和Peter提供了一段独处的时间,你却和他站在飞行舱旁相顾无言。

“Peter,”叹了一口气,你认输般开口,“我会想你的。”

Peter抿着嘴,不知道在想什么,半晌,你听见他问道:“我可以抱一下你吗?”

你的蜘蛛侠是个小绅士,却又是个胆小鬼,是个连牵手拥抱亲吻都要征求你的意见的人。

可是即使这样,你发现你还是因为他的一句话而在心底滋生粉红泡泡,酝酿浓烈爱意。

“当然可以,Peter。”你张开手,他几乎是扑过来一般抱住你。

他的力气好大,不愧是蜘蛛侠。你几乎怀疑他是否要把你一并揉进他的身体里。

“谢谢你。”Peter毛茸茸的脑袋抵在你的肩头,你听见他闷闷的声音,“谢谢你成为一名星际人口普查员。”

说真的,这句话实在是太微妙,让你一时间反应不过来这是否为嘲讽。

“——否则我就无法在偌大的宇宙里遇见你。”Peter补充道,他松开手,你看见这位超级英雄,——可同时也是一位具有人类正常情感的青少年,——他的眼圈红红的。

“我明白的,Peter。”你去牵他的手,言辞恳切,“离别是为了更好的重聚。”

“记得要想我。”Peter抽了抽鼻子,“我会想你的,我发誓。”

“我会的,我当然会。这是我的银河漫游指南——永远想你,永远爱你。”你轻轻吻了吻他的额头,“无论我驶向何方,我对你的爱都如银河一样亘古不息,Peter Parker。”

“我也爱你。而且我觉得这个时候我应该吻你。”Peter干巴巴地说,他像是紧张得不行,“我可以吻你吗?”

你几乎要被他逗笑,Peter只把你的零星笑声当默认,有点急不可耐地凑上前来,像是一只小狗狗,摇着尾巴讨你一个吻。

7.

爱是永恒,爱是银河也无法阻拦的情感。

爱是无论我漫游至何处,你都在遥远的那端思念着我、等待着我。

而我又有什么理由让你失望呢?

“好久不见,我的蜘蛛侠。”

Fin.

*1 星屑啤酒:我编的。(…

敦芥/发烧

*敦芥交往前提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预警
*就是想看这两个家伙谈恋爱而写的小片段而已

芥川做了个梦。

他梦见中岛敦和他第一次在小巷里见面的厮杀,他梦见在爆炸的游轮上和人虎竭尽全力的搏斗,他梦见他们二人在「白鲸」上与组织首领的战斗。

他和人虎还真是打过不少架,芥川想。

此时梦中的他身上有伤,一个人站在巷子的深处。潮湿又阴暗,这才是港黑的恶犬应该待的地方。

他大概天生就属于这样的地方,原来从儿时的贫民窟开始,一切就已经有了结果。

那人虎呢?

他抬起头,看见不远处中岛敦站在阳光下,正在和武装侦探社的社员说着些什么。

人虎那家伙…大概和他是两个极端。

正如芥川龙之介就应该在黑暗中隐去身形,中岛敦就应该接受阳光的沐浴才对。

而这个时候——

中岛敦突然朝这个方向转了过来,那双紫金色的眼睛直直地看向他。

中岛敦忽然笑了,他一步一步往巷子里走,往芥川所处的黑暗靠近。

人虎在叫他的名字:“芥川?”

这是第一声。

人虎扬起手,是在打招呼吗?别开玩笑了——他明明知道我恨不得杀了他,向太宰先生证明自己。

“芥川!”

这是第二声。

芥川的脊背微微弓起来,像是被踏入领地的猫。张牙舞爪的姿态随时准备进攻,罗生门已经蓄势待发。

“——龙之介。”

这是第三声。

芥川猛地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天花板。

天花板?芥川看着公寓的天花板,——他和人虎的公寓。

身上已经出了一层薄汗,昏睡过去之前的记忆是什么?

又去执行了一次任务,结束后想要返回公寓的途中,遇见了同样执行侦探社事务的人虎。

那家伙看起来好像很担心的样子?

看到他的第一秒就脱口而出:“芥川你看起来很虚弱的样子,没事吗?”

是笨蛋吗?明明他们两个的关系还没有公开,就这么着急嘘寒问暖?

虽然周围也没有黑手党的人就是了。

所以才在两眼一黑时,这么无所顾忌地一头栽倒在人虎怀里?真不应该是他身为港口黑手党的作风…。

芥川躺在床上,偏了偏脑袋,看见中岛敦搬了个凳子坐在床边,趴在床上也睡着了。

芥川看见中岛敦的手背挨着他的手背,鬼使神差的,他抬起食指轻轻挠了挠敦的手背。

“……?”

那个笨蛋果然瞬间惊醒过来,看见躺在床上眼睛里写着「你这家伙是白痴吗?」的芥川,慌慌张张站起身询问他:“你醒了啊……要不要喝点水?”

“……白痴人虎。”芥川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开口这样说了一句。

中岛敦揉揉头发,又重新坐回凳子上:“什么嘛?明明芥川你才是白痴。毫不关心自己的身体,连自己发烧了也不知道。”

发烧了……?怪不得会昏过去。但这样的小病小痛也不能成为我作为「黑手党」时在敌对的武装侦探社面前毫无防备地倒下的借口。

“芥川又来了。又在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什么「作为黑手党的我决不能在人虎面前倒下」之类的。”中岛敦用手托着下巴,芥川闻言去看他,“所以说芥川才是一根筋的笨蛋啊。除了黑手党、港黑的恶犬,芥川明明也是我的恋人嘛,稍微信任一下我也不是不行……”

话语声越来越小,因为中岛敦看见芥川紧紧地盯着他。

“芥川……?”

好像是有点说过了,不该仗着这家伙发烧就讲这么多废话的,万一芥川他不耐烦了突然用罗生门捅过来怎么办?中岛敦有点后悔。

“……谢谢。”芥川却突然收回视线,好似有些不自在地把头转到另一边去。

中岛敦彻底傻住了,半天说不上来一句话,最后只呆呆地问了一句:“什么?”

“没听见就算了。”芥川却是怎么也不肯再多说一句话了,忍不住为自己的多言而后悔,正想着要怎么搪塞过去,就听见中岛敦的笑声在身后响起。

“笑什么!”恶狠狠地瞪一眼,但是这个时候好像没起到什么实质性的威胁作用。

“没什么没什么!就是觉得…太好啦,芥川愿意对我道谢?啊,这样说也好像不是很对……”

“再笑我就杀了你!”

“是是……”

fin.